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校庆专栏>> 同窗忆旧

追忆1942年纪念“一二·九”活动

作者:zhangxiuyin 来源: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15日 点击数:

 徐友良

栟中从栟茶镇撤退到栟南农村的师生们,在艰难的生活环境和“反清乡”斗争中,坚持了一年的游击教学,胜利地迎来了1942年的冬季。我们没有宽敞的校舍,更没有规范的教学用具,但师生们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锻炼了斗志,也取得了优异的教学成绩。

约摸在十一月下旬,何晴波校长给我们学生会干部透了一点风,他说:今年纪念“一二·九”活动,要搞得热烈、隆重一些。不久,就决定在邱升中学、栟茶中学、如皋联中的师生员工在一起进行纪念活动。接着,又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知名的爱国志士邹韬奋要来参加纪念活动,并给我们做报告。同来的还有苏中行政公署教育处长刘季平以及林淡秋、蒯斯动等知名人士。

大家扳着指头,盼望着129日的到来。1942128日,吃过午饭,我们栟茶中学的全体师生,从极乐庵出发,向海河滩开进。同学中最大的十六、七岁,最小的才十二岁,一个个精神抖擞,背着小背包,在行进中保持着整齐的队列,活像一队“小新四军”。

队伍顶着寒风一直朝西走。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目的地——海河滩。邱升中学的师生们早等在路边迎接我们。我们被安排在一家地主大院里,睡的是稻草垫底的地铺,同学们二人一组,一条被垫,一条被盖,睡得很暖和、舒适。

第二天——129日,纪念活动正式开始了,会场设在一家地主大院前的广场上。三所中学的同学,分成三个方块,整齐地坐在广场上,互相拉着唱歌,那时最流行的歌有“二月里来”、“风车歌”、“扫帚星”、“保卫夏收”、“渡长江”等。这些歌,真是越唱越要唱。

依稀记得,大概是当天下午二点多钟,邹韬奋同志由刘季平、林淡秋同志陪同,走上了主席台。他那天穿的是长袍,头发梳理得很整齐,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有四十岁出头。也许由于长期奔波,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十分辛劳的缘故,面色略显憔悴。邹韬奋,这个响亮的名字,我们已听老师说过了,但只知道他负责出版《生活周刊》,是个抗日救亡的知名学者。现在能面对面地聆听他的报告,大家是多么的兴奋!会场上鸦雀无声,大会主持人把邹韬奋介绍给大家时,全场立即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邹韬奋同志的报告,在事隔48年的今天,已不可能把全部都追忆起来。但还能记起一个梗概。他首先向同学们问好,接着把他从香港到广东东江游击队,到大后方,又从大后方辗转来到苏中解放区的历程,做了概括的介绍,他着重谈到:只有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才是真正的抗日的革命队伍。他深刻地揭露了国民党假抗日、真投降、“先安内,后攘外”,在大后方压制民主,摧残自由的众多事实和实质。他把大后方和解放区的政治、军事、经济作了鲜明的对比,教育我们:要坚定不移地相信一个真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对当时国际国内形势,作了精辟分析,指出:黑暗即将过去,胜利就在前头。他还诚挚地希望我们,在艰难的敌后坚持对敌斗争,好好学习,准备将来肩负革命重任。刘季平同志当时蓄着长须。他是我们如东人,讲起话来还带一点如东味,大家听他话倍感亲切。他讲了“一二·九”运动的历史意义,要求我们继续发扬光大“一二·九”运动的精神。

参加1942年纪念“一二·九”活动,聆听到邹韬奋同志的动人报告,使我们心明眼亮,更加坚定了对敌斗争的胜利信心。不久,我们在双北岔北区白宫乡,迅速开展“冬防、冬学、冬耕”(三冬)活动。贫下中农办起了“识字班”,学校组织了歌咏队,并演讲“红鼻子”等歌剧,这些活动,对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配合地方党政机关动员参军,起到了积极作用。


 

打印文章
我要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