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校庆专栏>> 同窗忆旧

黄海之滨的苗圃

作者:zhangxiuyin 来源: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15日 点击数:
 

——母校学习生活散记

陈学诗  陈忠

 

我们的母校走过了风风雨雨七十个春秋的历程,如今发展成为江苏省级重点中学并跻身于市、县先进行列。值此庆贺七十华诞之际,我们心潮澎湃,思绪万千,用笨拙的笔写下几页往事回忆片断,但愿能为母校校史长卷上增辉添彩。

跨进中学大门

1945年秋,日寇投降,举国欢腾,在万众庆贺抗战胜利的日子里,我俩小学毕业并幸运地进入中学读书。

深秋的一天,我俩背着被服行李踏晨露、迎朝阳上路了。我俩是首次离开家门,日行八十五华里的路程,傍晚时到达县城掘港。翌日,我们去如东中学报到。薛春老师在乒乓球室里接待我们,他看过陈庄小学介绍信(当年没有毕业证书)并询问了一些情况后说:“学校已经开课数日了。请你们稍等一下。”他走出室外,我们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一会儿他拿来试卷,让我们当场笔试。他现场批阅试卷后亲切地说:“你们考试成绩还好,明天就来上课吧!’’报考录取手续迅速简便,老师对我们来自抗日老区乡村小学的学生这么热情钟爱,给我们留下难忘的印象。

不久,如东中学在栟茶镇开办分校,吴伯辰任校长。校址在栟茶北街头,日伪时期栟茶中学原址(一座古寺改建)。我俩在掘港学习一个月后,转学栟茶分校就近读书。

老师在我心中

时光流逝,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几位授课老师音容笑貌.讲课内容,犹如电影画面常常在脑海里浮现。当年,教师人少,教学任务繁重;没有教科书,老师要选编教材,还要刻写油印讲义。我们的老师思想进步,教学认真;他们身着布衫,脚穿布鞋,生活俭朴,平易近人;他们身体力行,教书育人,为人师表。

我们的语文老师周寄萍是一位资深老教师。他戴着一副褐色宽边近视眼镜,为人诚实,和蔼可亲。他讲授散文名著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讲得深入浅出,形象生动。尤其是古今传颂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他讲述古人的高尚品德情操.他殷切期望我们早日学成,投身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去。

在我们的记忆中,冒殿献是一位最年轻的老师。他教我们数学课。他快人快语,动作敏捷。上课时口讲手书,要点突出,学生易懂易记。每当一节课快结束时,黑板上就会出现授课重点和练习题目,留给学生抄录做作业。

花景琛老师教英语和动植物两门课。他言谈风趣,笑声爽朗,平时喜欢和学生攀谈、散步。他教学认真严肃,课堂上树正气,压邪风,教学秩序井然。有一次一位同学在朗读英语课文时。由于读音不准,引起同学哄堂大笑,花老师严肃地批评了这种现象。

身材高大,声音宏亮的于一平老师,教我们厉史课,他讲课擅长抑扬顿挫的语言艺术,他还时有形体动作辅助表达,使学生加深理解,增强记忆。譬如,他讲盘古开天劈地、三皇五帝等历史传说,讲得栩栩如生,引人入胜,我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

吴伯辰校长教我们化学课。他性情开朗,乐于助人。对人言谈轻声细语,文人雅士风度。记得他讲的第一堂课是:什么是化学?化学的用途是什么?我们印象较深的是讲化学元素时,采用口授与实验相结合的方法。譬如,讲“氧”,他说人离不开空气,点油灯也不能没有空气,因为空气里有氧的成分;他讲“镁”,在课堂上做小实验:一盏油灯点着了,忽然罩上密封的罩子,油灯立即熄灭。镁的光亮如同一道闪电亮光。这些虽是浅近的常识,我们农村孩子却感到十分新鲜有趣。

缪群老师是我们心目中很敬佩的老师之一。他身材比较矮小,却显得精神抖擞。悬挂在大礼堂中央的孙中山、毛泽东巨幅画像是他的大作。我们课余时间喜欢围在他身边看他绘画领袖肖像,我们崇拜他的艺术才能。缪群老师担任美术课,教我们写美术字,画素描。我们很喜欢上他的课。

赵朋三老师上我们的体育课。他常常穿着乳白色的运动服,胸前挂着一只哨子,手托排球,目光炯炯,神情潇洒,迈着矫健的步伐,带领我们到大操场上进行田径和球类训练。

音乐老师缪俭成是原栟中留用教师。他曾给我们教唱《黄海渔民曲》、《“五·四”青年歌》等。他歌喉音域宽,歌声浑厚优美。他满腮胡须,不修边幅,大有艺术家风度。

此外,我们记得还有几位未给我们授课的老师,他们是:尤梓材、朱景之、崔季璜等。他们的言谈举止也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印象。

生活紧张愉快

清晨,一声声哨声在宿舍响起。我们以敏捷的动作起床、洗漱,赶到大操场跑步出早操;晚上,没有安排集体自修,各自在宿舍点盏油灯自习或校外散步。吹响熄灯哨大家上床睡觉。我们的集体生活紧张愉快,生机勃勃。

我们的学校一律免收学杂费,寄宿生膳食费标准也较低,每人每月交大米45市斤,柴草90市斤。我们老区学生有的交粮草券(抗日根据地通用有价证券,凭券向各地财粮部门提取粮草);有的同学交现金“抗币”(当年抗日民主政府江淮银行发行的货币);新区农村同学挑粮运草来交。为减轻学生经济负担,学校没有规定交菜金,我们每日的菜谱只能是咸菜、青菜汤了。我们的主食是大米糁和玉米糁儿,早晚吃稀饭,中餐是干饭,大家吃得香吃得饱。寄宿生实行“值厨”制度,每天有两个同学去伙房洗菜、烧火、做杂事。这样可以减轻炊事员的劳动,也使学生得到劳动锻炼。

在学校东边有一片杂草丛生、瓦砾成堆的荒地,我们寄宿生利用时间去开垦荒地。种上蔬菜瓜果后,同学们轮流去灌水、锄草、施肥。经过一番辛勤劳动。青菜、葱、蒜长得绿油油的。我们有了自己的菜园,每天能吃上自己种的蔬菜了。

我们寄宿生中有出身海边渔民家庭的同学,他们经常绘声绘色地讲海上日出、海涛澎湃、海鸥飞翔的壮丽景象,尤其是讲他们跟随父兄下海捕鱼捉虾、踩文蛤的情景,我们听了心里痒痒的也想去看大海踩文蛤。一个天气晴朗的星期天,在一位海边同学带领下,我们十几个同学跨越范公堤,沿海滩穿港叉,来到落潮后的文蛤生长的滩涂,两脚不停地踩着,文蛤不断地从湿漉漉的泥沙里冒出地面,我们就一个个地捡起来。这样地踩呀捡呀大约两个小时每人都捡了一书包,大伙儿高兴极了。此刻,领队同学发出“命令”:“太阳已经西斜,快涨晚潮了,大家准备返回!他叫我们列队检查人数后带队返校了。我们满怀丰收的喜悦,边走边唱着《黄海渔民曲》:“潮汐呀,来了哟……黄海是我们的家乡,海里有我们的食粮。”’回校后,大家动手把文蛤洗净,用葱蒜等作调料做成一道美味的菜。我们邀请老师共进晚餐,品尝海鲜。

曾经有人说,你们学校生活艰苦啊!但是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并不觉得苦,一日三餐饱,衣能挡风御寒,读书唱歌,生活充实。

活动丰富多彩

在栟茶分校读书的两个学期,学校开展了一系列寓教于乐,丰富多彩的活动,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纪念“一二。九”运动。12月9日,全校师生举行集会纪念“一二·九”学生运动十周年,会后上街游行,以继承革命传统发扬爱国主义精神。

为纪念“五·四”运动,5月4日晚上,全校师生集中在大礼堂观看师生联合演出话剧《芳草天涯》(夏衍编著),舞台是利用学校门楼,灯光是煤油汽灯,布景也较简单。当大幕拉开时,天幕上映出“芳草天涯”剧名,这是一部反映抗战时期几个知识分克制个人感情纠葛,投身革命事业题材的名剧。演员表演认真细腻,情节起伏跌宕,十分感人。

观看反面教材,激励我们发奋图强。一个周末下午.我们班同学来到西街头,观看目寇钢筋水泥构筑的“地堡”残迹,大家纷纷表示决心:一定要努力读书,学好本领,将来建设祖国,保卫祖国,以求民富国强,永远不受外国欺侮。在返校路上,我们老区同学唱起一度流行的小调:“新四军(呀)老百姓,军民团结一家人;齐心合力攻栟茶(呀)鬼子二黄都打垮!”一路歌声笑语飞扬。

两条标语铭记心间。学校进行形式多样的校风教育,在校门口白墙上书写“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红色美术字。这是“抗大”倡导的校风,也是我们学校提倡的校风。在学校对面大墙上书写“为建设独立、民主、自由、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的巨幅标语,十分醒目,朝夕可见。它是号角,向我们年轻一代发出号召;它是火炬,照亮我们人生的征途;它是航标,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

新苗茁壮成长

1946年,内战阴云笼罩神州大地。国民党反动派玩弄假和平、真内战的伎俩,大举向解放区进攻。10月,栟茶分校迁往南乡蔡家庄,并更名为如东第二中学。

    为适应斗争形势需要,我们的学校变课堂教学为游击教学,加强时事政治学习。军事训练和战时生活锻炼。上大课,听报告,开大会;学习报纸社论和文章;开展“蒋军必败.我军必胜”为主题的大学习大讨论活动。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坚定了信心。我们的生活开始走向军事化,师生住宿农民家里,睡稻草地铺,吃咸菜粗粮,每天早起打背包,出早操;有时夜间突然吹响起床哨,进行“紧急集合”训练;多次组织背着背包在乡村小道上进行“夜行军”活动。为迎战一场自卫战争,我们的学习和生活一切从战备出发。

1947年,形势日趋严峻,斗争更加残酷。国民党军队占据如东境内全部集镇和交通线,敌人不断施展各种手段向农村扫荡围剿,妄想摧毁人民政权。我们学校坚持敌后进行游击教学,分为东中西三个教学组。我们中组是校本部.在张国梁校长和吴景陶等老师领导下.坚持在景安区陈家庄一带进行游击教学和社会活动。采取敌来我散,敌去我教,机动灵活的方法同敌人斗争。一度敌情紧张时,学生分散自学.老师巡回辅导;敌情缓和时,集中讲课和活动。根据斗争、生产、教育三结合原则,按照学生志愿和特长,分编文教、卫生、财经三个专业队;各队都设有文化基础课,专业课设有音乐、戏剧、救护医疗、财务会计等课程。各队按专业积极开展社会活动,如宣传革命形势的文艺演唱活动,参加夏秋征粮工作,为群众防治疾病等。普遍受到当地党政领导和广大群众赞扬。

如东二中的旗帜在暴风雨中高高飘扬。坚持敌后斗争,挫败敌人“围剿”,培育人材,成绩显著。1 947年,全校有数十名学生参加革命队伍,有的参军奔赴前线作战并成为优秀指战员;有的在部队从事文化卫生工作;有的参加地方党政文教部门工作;有的去苏中江海公学和九分区军政干校学习后分赴各条战线……我们的学校犹如苗圃,在阳光雨露沐浴下,园丁辛勤栽培浇灌,新苗茁壮成长。我们的学校为革命战争和国家建设事业源源不断地输送大批优秀人才,作出了很大贡献。

 

(陈学诗  47年本校初中毕业,原任南京市文联党组成员、秘书长、副编审职称。陈  忠47年本校初中毕业,原任如师附小高级教师。)

打印文章
我要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