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栟茶高级中学>> 校庆专栏>> 流金岁月

栟中往事之清苦的寄宿生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30日
 

嚼得菜根  百事可为

毛主席说过:“嚼得菜根  百事可为”。人到中年的我们现在回首当年的高中生活,觉得字字入骨。

79年进校时,我班男生宿舍在学校最后面一排平房,房子很简易,有点像现在建筑工地上的临时建筑。记得很清楚,我住在6号宿舍,缪铭老师、陈建老师住在我们西边。记得在后一排宿舍,我们又向东搬过一次,和徐希银、周华以及后来因家庭条件而退学的缪汉群住一个宿舍。这位与我仅一字之差、为人热心的兄长现在也不知在哪里?宿舍门斜对着两列教室之间的通道,西隔壁是孙志坚、谈峰他们。后来我们又搬到前面新起的一排宿舍,先在34号宿舍,在过道西侧,门口偏西有一口井和一块烈士纪念碑。过道西侧第一间,住的是两位缪老师,缪鹤生老师教过我们数学,另一位缪达林老师,教过我们化学。后又搬到过到东边,宿舍又重新编了号,好像是88号宿舍,窗外有双杆,在这个宿舍我经常和第二位同座薛建华下军棋。髙考前又搬回过道西边老34号宿舍。在老34号宿舍,我与孙建、张爱军、周健等住过。

那时宿舍条件简陋,挤挤的放十二张床,上下铺,没有空床,简单的行李只能放在床下。地上铺的是红砖,有时很潮湿。当时大家的精力基本都在学习上,所以也没觉得苦。

那时我们寄宿生的伙食标准很低,开始是每月三块,后来四块五,高考前六块,几乎整个星期不见荤。早晚都是稀饭和一个小馒头。吃饭也没有凳子坐,一张小板桌,一个白脸盆盛着所谓的菜,八个小陶罐,后来换成八个搪瓷罐放着笼上蒸的饭,每天一个值日生,负责洗碗。洗碗水放在池子里,经常放着高锰酸钾消毒。

 记得高中学过一篇课文,是写外国共产党人的牢狱生活的,里面有这样的字句:“从门到窗户是七步,从窗户到门也是七步”、“星期肉菜汤”。中学时我有早晨朗读的习惯,那时小,不怕丑,读到这儿我总加重语气,把自己的无奈和穷乐观情绪添加进去。

人可能总有这样的情结,当走过一段艰难困苦而再回首的时候,目光总会显得坚定与深邃。04年,当我无奈地告别南大的时候,导师刘治国请我吃饭,请了师姐师弟作陪,谈到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在南大读书的艰苦,老师的目光显得比平时更是坚毅。虽然心怀伤痛,我还是受感染也讲了一些往事而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境况。

此刻,校园处在学子们复习迎考的静寂之中,我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实验室,电脑里正放着谭维维演唱的《往日时光》:“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正是那些往日时光。虽然穷得只剩下快乐,身上穿着旧衣裳……”。我的眼睛已经潮湿了,我再也写不下去了。

2012618上午  初稿于通大方肇周楼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