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栟茶高级中学>> 校庆专栏>> 流金岁月

坑 木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30日
 

周冠华退休了。今年“五一”节我们在母校南京大学相聚时,想不到当年英俊潇洒的“才子”竟平添了一头华发,额上的皱纹是那样清晰。学生时代周冠华是我们全班的高材生,我们戏称他为“周夫子”,眼前的他真的成了老夫子了。

我们这届同学是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进入南大中文系的。这年元旦,郭影秋校长向全校师生发表《新年献词》,他把当时的困难比作沉重的大山,要破山前进,就得有千千万万根坚强的坑木,撑起压顶的巨石。而新时代的大学生就要成为这种坑木。对于我们,校长的号召“如雷贯耳”。我记得,冠华当晚就写了整整五页的日记。也许,如何当新时代的坑木,那时就成了他的坐标了。

毕业分配对于冠华还是幸运的,他被直接分到文化部,这是中文系毕业生最理想的单位了。然而,幸运的单位却遇上了不幸的时代,一场“史无前例”的动乱将文化部搞成一锅粥,许多人只知成天挥舞“棍子”搞批斗。冠华报到后几个月都不被安排工作,要当“坑木”而不能。后来,他又被改分配到杭州一个钢厂当职工教师。他是很乐意当教师的,尽管当时有点“大材小用”,但不久又被下放劳动,想当“坑木”又失去机会了。

再后来,他终于被调到南通市一所中学任教,这下可以了却他的夙愿了,可刚上了半学期课,又奉调到南大“回炉”,速成学了三年法语,并随即被派往非洲马里当翻译,浑身晒脱了几层皮,两年半后才回到南通,被安排到南通市委宣传部工作。他无怨无悔地干了半年多,忽然听说家乡如东县中学教师奇缺,顿生弃政从教念头。他认真对我说:“颠簸十多年,总觉得当教师最实在”。我曾劝他:你好不容易到了市委机关,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工作,放弃可惜啊!何况,你舅舅是中央著名理论刊物的负责人,你本人文学功底又很深,找更好的工作比谁都有条件,何必非要当中学教师不可呢。

可他最后还是谢绝了我的劝说,义无反顾地背起行李,一下子栽到了如东县偏远的栟茶镇中学当起了语文教师,并一当就当了二十多年,直到最近退休。

前年,我因公去如东,该县教师局局长告诉我,周冠华由于语文功底扎实,不仅一直是栟茶中学的学科带头人,还是全县出类拔萃的高级教师,他送了二十多年的毕业班,每年高考录取大学本科都在95%以上,是一位难得的人才。

这次我们近30位老同学聚会金陵,适逢南大正在筹备校庆,要综合各方面的成就。大家交流中得知,30多年来,我们这个班毕业生绝大多数都有这样那样的成就:当官的不少,著书立说的更多。算得上不小的“辉煌”了。而惟独周冠华,官未任半职,书未著半册,一生默默无闻。但是像他这样舍弃当官的机会,龙不攀凤不附,一头栽进中学教室,甘当普通教师,并培养了那么多精英学子,这个成就能用什么尺度量得出来呢?我无意为老同学歌功颂德,只深深感到,以坑木比之,似再确切不过了。

(刘志林撰稿,刘勇兵摘于若干年前南通电视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上一篇:栟中往事之寻找记忆中的你[ 06-30 ]

下一篇:2013届毕业照[ 01-09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